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头条 >正文

《从2008到2022》 :李娜是很多网球运动员心目中的图腾

文章来源:本站     责任编辑:admin     2021-09-20 03:12:40 | |

进入2021年,搜狐体育视频节目《从2008-2022》奥运访谈开播,新一期《从2008到2022》:美网夺冠的中国元素。搜狐体育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那么,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

9月15日晚,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开幕式在陕西西安开幕。东京奥运会的热潮还没褪去,全运会这项国内最高规格的综合体育赛事又接踵而来。据第十四届全运会组委会透露,传递主火炬的运动员依次是苏炳添、张雨霏、秦凯、郭文珺、马龙,最终由东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首金获得者杨倩点燃主火炬。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全运会,其实这次全运会我觉得相比以往的全运会热度要高了很多很多,实际上这也是沾了一个东京奥运会的便宜,因为以往的话,是在奥运会的第二年去举办全运会,其实更多的意义上来讲,全运会很多都是一个老将和新人调整的这么一个状态,然后也是各地体育局一个行业检验,然后把自己的队伍拉出来,大家比拼一下,但是就是竞技实力。但是这次呢,因为东京奥运会,刚刚解除隔离的运动员,马上就要马不停蹄的奔向这个全运会的赛场,包括我们的记者也是这样的,解除隔离,马上就去了陕西那边,然后马上就要准备晚上的开幕式稿件,然后再去报道各种项目。实际上,这个造成了一个情况,就是本身这次东京奥运会的时候,在社交媒体上就非常非常的火,包括一些运动员,包括一些,特别是一些出圈的运动员,有一些自带网红或者自带流量属性的运动员,他们的这个火热的状态就带到了全运会的赛场上。实际上,全运会嘛,这个战线拖得很长很长,在开幕之前,实际上有很多比赛都已经比完了,包括之前的跳水,包括之前很多项目,可以说用一种神仙打架,已经在开幕一周前左右,实际上,热搜也好,或者说是社交媒体或者说舆论的焦点,好像已经占据了一大片的江山。实际上,与运动员来说呢,也是一个好事,因为运动员其实也需要更多的比赛,或者说需要更多的契机去展示自己的形象,或者说展示自己的这种竞技水平,特别是奥运会之后,很多项目我们因为受人数限制,对我们的很多这种高水平的运动员没法都去,或者是相关组织的这个要求限制,有名额限制的,没有办法,你比如说像举重,我们大家都知道军神,吕小军,对吧?但实际上的吕小军和李晓君不相上下,还有一个李大银,实际上,他作为后起之秀,也是有能力去争金夺银。包括我们的乒乓球,我们只能两个去打单打,但是实际上我们抛弃这两个选手,甚至说抛弃P卡选手,其实还有很多很多,这种名字可能不一定特别为大家所熟知,但是就比如说像两届之前的这个全运会,16岁的小将樊振东,那个时候16岁的小将,可能他的咖位可能并不能算是非常非常高,但是一路过关斩将啊,打到决赛,所以这也是全运会给咱们带来的,可以说是惊喜或者是意外,这种看点我觉得就非常值得。包括像田径的苏炳添,包括已经结束的跳水的比赛,包括游泳,甚至包括击剑,因为东京奥运会的孙一文,她拿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成绩,之后呢?我发现这个孙一文原来是一个宝藏女孩,她的社交媒体,她的视频也好,分享了很多很多生活有关的和训练比赛有关的这种很有趣的东西,实际上这样一个生活中丰满的人设,栩栩如生的展现在我们的观众面前,很多比赛或者是很多这种运动员,都是值得我们再去关注一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会奥运联合队是由奥运运动员组成的运动队。相对于以往举办的全运会而言,本届全运会多出了一支特殊的队伍--奥运联合队。

国家队参加全运会,这在历史上是首次。据悉,“奥运队”如果在全运会上夺冠,队员所在的省份将分享金牌,一个球员算一枚金牌,但每个省市不超过两块金牌。以第十四届全运会篮球项目决赛阶段比赛为例,有8支球队参赛。与往届全运会不同,本届赛事决赛阶段只有7支省区市球队参赛,最后一个名额留给国家队。这样的安排不仅仅是篮球项目,本届全运会的排球、足球等团体性项目上也将执行这一政策。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主要是对于地方省市队来说,来不及磨合了,因为要代表国家队打奥运会,以前是有一年的时间调整,奥运会跟全运会隔了一年,现在是只有一个多月,那么你要让这些队员都回到省市队,对于有些队友来说,就觉得这样对于队员的状态没法保持,对于他们在国家队的状态也没法维持,因为中间存在一个调整期,基本上没有了,而且我们从东京回来之后,又是一个隔离,所以这是一个今年特殊的一个情况,一个改变吧,或者是改革。但实际上,我觉得对于有些项目,对于这样一个改革,对于全运会本身的精彩程度,我觉得也带来了一些影响。比如说,我们发现女篮的决赛出现了一边倒,因为国家队打一个省市队,就是实力水平是有差距的,这我们得承认,因为已经把国内最好的12个人选择到国家队,那现在俱乐部首先就不能保证全都是国家最优秀的队员。我觉得这个确实对于全运会的竞技比赛来说,我觉得可能也有一点点缺憾,但是从国家队的层面保证的话,就是保证这些运动员得到足够的训练和比赛,这种考验从备战我们未来的国际大赛这个角度来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多可以指责的地方,所以这就是现实情况,看这种比赛的时候,有时候觉得稍微有一点矛盾,包括有一场女曲的比赛,一个国家队在最后的冠亚军比赛中,打出了9比0这种比分,就是过于悬殊的话,其实对于我们说的,全运会的这种竞技层面,我觉得多少还是受到一点影响的。双人项目的比赛还不太一样,双人组合的,因为有可能就是国家队,或者是跨省市,但即便是跨省市的话,也基本上比较固定。另外一个,我觉得有一些我们有优势的,就像之前说到的,名额的问题,比如说乒乓球项目的混双,我们只能派一对选手,但实际上如果我们考虑省市队,组合还有很多,其实水平也跟他们差距不是那么大的,尤其是这种多人的集体运动,比如说六个人以上,这种项目的话,那你说每个省市可以有全国水平的,同时有五六个人是国家队水平的,这其实已经很难了,所以这两种组合方式,我觉得一定程度上就是在双人组合之类,我们有可能会看到省市队,都是给国家队这种组合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冲击,但是在更多人的项目上,我们更希望看到集体项目取得突破的,我们反而发现,就是省市队,给国家队带来的冲击,或者发现两支队伍之间的差距,其实还是比较大的。这种就让人心里很矛盾,我们又希望看到一些精彩的比赛,比赛的时候给国家队多一些这种实战的机会,实战的经验,有意识的多打比赛,我们国家队确实出国比赛机会不多,反正全国有这种比赛,那就打一打。有时候也是挺矛盾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最优,是不是一个最优的解决方式,但是,既然已经按照这个设置去进行了,我觉得还是期待我们的运动员,自己调整,能发挥自己一个好的水平吧。”

第十四届全运会女子跳水十米台个人决赛开赛前,赛场外熙熙攘攘的观众等待排队入场,在因疫情防控的需要对入场观众人数进行控制的情况下,这场比赛现场的上座率依然达到了六成以上,与晚上的男子三米板个人决赛只有两三成的上座率形成了鲜明对比。

毫无疑问,观众们追捧的正是在东京奥运会上以“水花消失术”走红的中国女子跳水10米台选手、14岁小将全红婵。比赛开始之后,陈芋汐、任茜在前三轮领先全红婵,全红婵在最后两跳拿到了5个10分,才算逆转了比赛,最终夺冠。

历史上,中国跳水不乏家喻户晓的明星,高敏、伏明霞、田亮、郭晶晶等,但在郭晶晶之后,中国跳水尽管保持着梦之队的优异战绩,但也陷入了明星真空期。全红婵的横空出世,使得中国跳水再次“出圈”,这对于跳水运动的推广无疑是好事。不过,小小年纪的全红婵一夜成为“顶流”明星,她也将背负与她的年龄不相适应的压力,外界期待的是她不断地夺冠和一次次表演“水花消失术”。

与此同时,球迷对于球星的追捧也有很多反面教材。

由于球迷送机引发机场混乱,樊振东通过球迷会的社交账号发文,呼吁球迷把握分寸感。本月13日下午,众多国乒选手从各省市抵达西安,其中包括本次东京奥运会的男乒亚军樊振东。作为国乒的“流量担当”之一,他从广州出发征战全运时更是有不少粉丝前来送机。

随后樊振东通过球迷会发布一篇微博——由于粉丝的热情,使得现场持续出现了很不得体的拥挤、身体接触等,对樊振东本人以及机场工作人员与群众增加了许多不便。为此樊振东特意强调:“请现场的大家注意保持秩序、遵守防疫规定”、“恳请球迷们允许我做个普通人。”

樊振东说,不希望被接送机和追拍,也不会在个人场合签名合影。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实际上,有一个细节,我们国乒的选手,来到西安全运会之后,有一些可以说是不太理智,或者说激动的球迷、粉丝在现场,然后造成了一些拥挤,或者是有一些不太得体的行为。实际上,我们探讨这个现象的话,就不仅仅是在东京奥运会是这样,从2017年的天津全运会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不能说是苗头了,实际上就已经有很多类似的这种行为,包括当时非常具有网红气质的,一个是张继科,一个是孙杨,还有一个是宁泽涛,每当他们的比赛开始的时候,感觉有那种全场爆满,高朋满座的感觉。我们一方面不能否认,就是有的运动员,有这个球迷、粉丝的加持或者是带来很多的能量,但是我们要看这个球迷,关注的是运动本身,还是说关注的是这个项目。如果说,我在的时候,高朋满座,结果换到另外的一位运动员,或者说换个其他人气并没有那么高,大家一看,观众寥寥无几,那实际上这样行为对于项目的发展,或者说对于运动员的发展来讲,是不是有好处?实际上还是要打上一个问号,那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这次全运会的时候,我们也看到,运动员很快就会发了声明,不希望这种比较冲动的行为去追星,所以这也从一方面提醒我们,体育爱好者或者体育观众,更多的还是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运动员本身,集中在运动员的表现上,而不是集中在单一的运动员身上,就像是这种娱乐圈的爱豆一样,用这种所谓的这种饭圈的文化去进行打引号的那种呵护。实际上,这对于我们体育来讲的话,并不是特别的合适的一个做法,这像全红蝉,或者说其他一些很多具有流量,或者说在互联网上受到追捧的明星也好,确实我们我们也看到了他们在不管是在网上还是网下,实际上都是引发了很多的关注,包括像全红蝉,实际上看到了很多关于她的视频,还有这个图片,14岁的小姑娘在比赛结束之后,或者是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时候,这个阵仗或者说这个保护的层级,已经非常非常高了,但是我们再回过头去想想,就是所谓的这种网红流量,对于运动员的成长,是不是有帮助?包括肖像权部分,或者家人在奥运会刚结束的时候就反复提出过,说自己家门口,已经有了很多很多这种所谓搞直播的,这种所谓的,打引号的网红,然后从早到晚,不停地直播,不停地整出各种各样的这种情况不理智行为,实际上都已经干扰到了运动员和家人的这种正常的工作、生活、休息。实际上,这种行为是不提倡的,我认为最好的追星的方式,还是把场上的东西留在场上,这个其实是最好的一种行为。如果说对于项目一问三不知,只是说,哥哥好帅,姐姐好美,我们说他是甜玉米,或者是球迷,连他自己也不一定会认同他的这个定位。”

2021年美国网球公开赛女单决赛落下帷幕,18岁的英国华裔新秀艾玛-拉杜卡努6-4、6-3击败了19岁的亚裔球员莱拉-费尔南德斯,以一路一盘不失的战绩,成为了公开赛年代以来第一位拿下美网女单冠军的资格赛球员,更是英国自1977年以来首个大满贯女单冠军。

艾玛的母亲来自中国沈阳,她给孩子从小灌输了纪律意识和努力工作的意识。在新冠疫情之前,艾玛-拉杜卡努会定期回到沈阳,并在沈阳体育学院训练,不仅训练网球技能,还与职业球员一起打乒乓球,提高反应能力。2018年,她还曾受邀到南京体育学院的中国网球学院训练。场外,她很喜欢看中国台北的偶像剧,她的Instagram的简介特别写着:伦敦、多伦多、沈阳和布加勒斯特(位于罗马尼亚,父亲的故乡)。她告诉媒体,自己的普通话“挺不错的”,在家里她和母亲都说普通话,“尤其是我们不想爸爸知道我们的秘密的时候”,但是她也承认,自己不会读写汉语。她还表示,懂普通话的好处在于,可以跟中国网坛的“金花”们广交朋友:“不少中国球员(比如张帅)都很友好,我们相处得很愉快,还可以交流。”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她其实是今年在温网的时候,就引起了一定的媒体关注,因为确实是因为年纪比较小,而且在打温网的时候,当时也存在一个争议,就是说本土作战,因为要发外卡,那么按照她当时的排名太低了,温网的资格赛是没有资格去的,就是按照世界排名不够打资格赛,你只能通过外卡,当时在英国,这个温网组委会内部还形成一定争议,觉得要不要把这张外卡给她,给这么一个选手?因为确实,英国女子网球选手也40多年没有拿过大脑冠军了,也有过这样的争议,但是最后还是给她了,应该她是打进了第四轮之后,积分也够他参加美网的资格赛,其实在那时候就引起了一定的关注了,因为毕竟一个外卡选手,18岁这样一个年纪,而且她现在还没有脱离学校,她还是一个全日制的一个学生,而且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两门考试得了A,一个是数学,一个是经济学,应该说也延续了中国人普遍在在学习方面,数学会比较好,确实就是我们知道的那种感觉,就是学业和自己的职业生涯体育道路,其实不冲突,给我们树立了这样一个典型。当然,是因为温网打进了第四轮,这个积分能够到美网的资格赛,然后从资格赛到夺冠,一路就没有输过,我觉得这个确实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同时也真的引起我们的很多思考,就是我们现在很多,尤其是以前中国式教育孩子,经常觉得学习不行,去搞体育,但是让你现在发现,其实真的是越来越多的,我们会遇到这样的孩子,就是这样的案例,包括我们熟悉的谷爱凌,也是这样品学兼优,同时,体育方面也非常非常优秀的,我觉得当然说美网,她一下就开始夺冠了,大家就挖她以前的各种故事了,生活中、学习中,训练里面的故事就越来越多,她的成长历史,被大家所知道,也带给我们很多值得去学习,或者说思考的东西越来越多。”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当年,我们天津泰达队有一个高中锋叫卡努,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每次想起来他,就会想到这个姑娘的名字。我们看这个年轻的选手,实际上,她作为一个一盘没有失,然后直接打到决赛,这么一个情况,上一次应该还是在2014年的小威才能够达到这么一个情况,所以可以说,通过老的运动运动员,我们不能说是示威,但是逐渐的被新秀抢班夺权,包括一批新的运动员,实际上现在整个网坛已经进入了一个大乱战的局面。所以,当温网之前,亨曼当时还是很纠结的,实际上,我们也不得不折服,亨曼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能够把外卡发给排名这么低,这么靠后的,这么一位年轻的运动员,但是实际上这位年轻人,我们看她其实一方面是自己的比赛,然后另一个的话,其实能够看到了很多的闪光点,其实也都非常值得我们这种注意,或者是学习,因为本身她它作为一个华裔,或者是华人,她本身就是作为一个重点的报道对象的,实际上我们在对这个运动员,包括我们也发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细节,包括像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是中国人嘛,然后还是沈阳人,实际上看到一些报道,她自己也说,我的母亲,其实跟我们身边的美丽中国妈妈一样的,也是对孩子严格要求,然后不不管是你的学业还是你的竞技体育,要求自律,要求勤勉,所以很多的时候,所谓东方的这种教育观念,就是重视教育,或者说,更多的对于孩子能够提出更多的要求,实际上我觉得在任何时候,并不是一个过时的做法,是你的方式方法。如果你的方式方法到位,或者说,有可能为自己的孩子创造出更多的可能,这种感动的瞬间,就是之前小姑娘在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一边比赛还一边写作业,我们看看一些低级别的比赛,比赛规制都不是很严谨的规制。大家其实也都是很随意的,比如走来走去,利用比赛的间隙就去做功课,这个实际上看起来就是一个很中式的教育思路。第二个,她在英国生活,实际上就是多种元素打造出的明星吧,因为现在只能算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一个孩子,虽然拿到了大满贯的冠军,但是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如果说能够达到更高层,比如说像日本的大阪直美一样,不是流星,而是能够在一段的时间内持续的发挥,我们还是应该进一步关注一下。”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我觉得,像李娜和大坂直美,还不是完全的力量型选手,他们其实就是有亚洲普遍运动员那种灵巧的选手,其实在他们身上,还能够体现出,包括大坂直美之前也说,李娜其实是她的榜样,是她的偶像,现在拉杜卡努也说过类似的话,从以后更多的网球新人里面,可能会更多的被提及到李娜的名字,我们这时候在回过头来看,才知道李娜的职业生涯其实是足够优秀的,有些东西,我们在当时陪伴着她取得那些成绩,那些年没有意识到她在历史中的定位到底该怎么样?这些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沉淀,以及同行怎么去评价他?我觉得,李娜确实影响了很多年轻人,那么李娜的价值这时候就更多地体现出来了,但是说到亚洲选手的话,我觉得我们中国选手,其实在女子上取得的成绩已经算是最近几年非常好了。我们说2004年奥运会,然后2006年随着郑洁晏紫大满贯,随后包括彭帅也拿过大满贯的双打,然后孙甜甜拿过,然后李娜大满贯更不用说了,其实起码证明,这个领域,作为中国选手,我觉得这是我们在这个舞台上,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劣势可言,但是有的时候我觉得,当然后面我会提到张帅,但是我现在想提前说一个,就是我们有时候可能对于这个赛事的理解,或者对于这项目的理解,就是觉得,是不是我们的很多运动员没有坚持到最后,就可能经常打得还不错,后来,我们发现很多人打到20多岁,突然就转做教练了,那比如说我们像李娜,第一个大满贯多大年纪?现在张帅拿自己的第二个冠军,多大年纪,我们很多运动员在原来也没到这个年纪,可是他就已经退役了,没有坚持到,那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很多原因,值得我们重新去梳理一下,然后再定性,再去总结,我们的运动员怎么去发展,我们能够发展得很好,得到很好的机会,我觉得只有我们有更多的案例,然后更多的反过头往回看,再往前看,我觉得这样我们才能得到更好的一个答案,或者是一个方向。”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都说李娜是中国网球的图腾,但是实际上在年轻的时候也是退役过的,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的这种体制机制原因,另一个方面,有一些个人的原因。但是,我们很欣慰的看到,李娜没有在年纪轻轻的时候退下来,比如说去执教或者去读书,而是走了另外一条人生,在各种力量的引导下,又重新的回到了网球的赛场,不仅重新的回到网球赛场,还发挥了所谓的第二春,因为她确实是在年轻的时候退役的,一个短暂的退役之后,反而造成成绩会越打越好。所以说,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中国很多出色的运动员早早的就会退役,打了一半,比如说刚刚进入成年,就不在职业网坛的路上继续坚持了,但另一方面的话,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在一些二十或者三十出头的年纪拿到成绩,实际上你看斯托瑟呢?实际上,她年龄比张帅还要再大,大概将近5岁左右的样子,因为张帅是31,他是36还是37来着?实际上,从一方面看到,包括大小威,实际上也都是网坛的常青树,包括现在男子网坛叱诧风云的老将们,实际发现,可能一方面年轻带来体能有优势一些,打法思路上的冲击,另一方面的话,是不是年龄对于网球这个项目,他并不是特别的敏感,特别是说一些老将,民间说年龄越大,然后越打越越精,能够掌握住掌握住这个运动的精髓,是不是如果到了这种程度的话?年龄反而是一种加分项,而不是减分项。”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我们能看到拉杜卡努这样一个成型的样本,或者说一个很鲜活的案例,摆在我们面前,但是比如说我们要去复制模仿,或者说按照这条路去走,能不能行?从我觉得,这里面是有诸多的问号的,首先我们说我们自己的青少年培养,这两年已经应该说,最近十多年网球的这种网校,包括小孩打网球普遍,这种普及度什么的,已经比前几年好了太多了,但是对于我们的家长,包括我们的孩子,在接触网球的第一时间是把它当成一个兴趣爱好,先去发展呢?还是说,我们已经很功利的想到这个事儿,是我的职业什么之类的,这往往是中国很多项目,变得不好的开始。因为我们说网球,其实网球球员前几年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有些队员,当然这也不是光网球,其他项目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比如我们改年龄,那么你青少年时期取得更好的成绩,大家就觉得很不错,但是你到成年队,首先网球这个项目,你青少年比赛跟你打职业之后的成年组的比赛,你面临的竞争,那真的不是说升级打怪,一下变成一个超级BOSS,不是一个小怪了,这种对于很多青少年,如果说不是真的有这个实力,不是一层一层正常的打出来的话,你转职业之后打成年比赛,很快就会折磨的不行了。另外一个,如果不考虑年龄,就真实年龄的话,那要考虑现实情况,就是青少年的两个因素,一个是不是我们在青少年群体到底有没有水分,第二个就是一定要认清和成年比赛会存在一个巨大的天堑,那么现在拉杜卡努,其实从她的年龄,按理说他打青少年比赛也是OK的,但也要看一下,他已经是在职业比赛中,在大满贯比赛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功,她在决赛中的表现,让人想起了99年美网的比赛,应该是辛吉斯打小威,那也应该是青春对决,那场当时20岁对19岁,这场是18岁对19岁,那么接下来她在女子网坛能取得什么程度,就必须要考虑大坂直美在取得四个大满贯之后,现在她心理上受到一些影响,也是舆论给她的这种压力,这三位运动员,这种多元化的背景,对吧,说明世界现在越来越共通了,就是沟通越来越多了,交往也越来越多了,在这种多元文化的背景下,他们很容易引起外界的种种目光,那么对她们的期待值,无形中会比他土生土长的某个国家的代表出来之后,我觉得可能已受到了外界整个世界舆论的轰炸,可能会更多一些,那么,在他们未来的1到2年内,能不能经受住这种舆论的轰炸?因为大坂直美,最近确实心理上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它自己也说,没法专注于网球了,其实像这些高龄的运动员里面,我觉得,我们现在科技的增加,包括运动之后的恢复手段的增多,让他们的体能可以保持了,职业生涯比原来长了,比起我们以前长了很多很多,以前可能20多岁就退役的,现在确实很多运动员维持到30多岁的年纪,状态还是非常好,这是一方面,另外一个就是,我觉得他们对于网球的专注,对于自己所从事项目的专注度,可能比年轻人可能会做得更好一些,这都有助于他们取得一个好成绩,所以这些对我们来说直接借鉴,我觉得看起来好像每一个样本,都值得我们去学习,但到底哪个是我们该直接去模仿或者说直接复制的?这又变成一个很难的选择,而且我们具备条件的人,包括家长和孩子,我们现在青少年的选择,或者我们刚打入国家队层面的,相对年轻的选手,他们自己怎么定位自己?自己怎么看待自己的职业发展?我觉得都是一些问号,只有一个个问号被拉平的时候,我们才能迎来一个网球腾飞的时期。”

(鸾台)

《,从2008到2022,》,李娜,是很多,网球,运动员,

友情链接:中国政府网|中央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光明网|中国青年网|中国日报网|国际在线|中国新闻网

技术支持:新众报|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记者编辑系统后台|SiteMap地图

地址(Address):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北路26号 No. 26, Huangcun North Road, Tianhe District, Guangzhou

Copyright 2021 新众报(官方门户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备案:粤ICP备2021112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