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头条 > 正文

中越战前国足只踢一场热身赛 非比赛窗操作难度大

文章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xingzb     2021-09-24 09:57 | |

中国男足阿联酋当地时间昨天(22日)进行了一场内部教学赛,按原计划,这场教学赛的对手应该是一支外国球队,但因对手的原因而改成了内部教学赛。尽管在N多人看来,国足在阿联酋备战期间联系热身赛对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实际情况以及具体的操作远比想象的复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队在出战越南队之前就真的无热身赛可打。目前,中国队已经确定的热身赛是9月30日对阵叙利亚国家队的比赛,而与东道主阿联酋国家队的比赛也正在进一步落实之中,但由于阿联酋方面的原因,最终落实的可能性已不大。最重要的是,热身赛并不涉及“出场费”一说。

首个热身对手因新冠泡汤了

按国家队最初的计划,抵达沙迦之后先进行内部练习,然后从9月22日开始安排热身赛。如果能够多几场最好,因为此次国足随队的球员超过30人,多联系到对手的话,国家队可以分成两三组人员,都可以轮流出战、获得练习的机会。而中国足协方面先前也一直在联系并落实对手之中,按事先联系的结果,9月22日与国足进行热身赛的第一个对手应该是来自埃及的伊蒂哈德队。

由于埃及国内联赛新赛季尚未开始,因而埃及的超级联赛俱乐部球会有机会也愿意来到阿联酋设立训练营并与中国队进行热身。伊蒂哈德队位于埃及著名的亚历山大港,是上赛季埃及顶级联赛的第七名,主教练是埃及足球历史上最著名的球星之一霍桑·哈桑。按约定,伊蒂哈德队计划在9月20日抵达沙迦,中国足协方面负责对方在沙迦期间的食宿,并解决训练场地问题。

但是,就在对方启程之前一天接受例行的核酸检测时,却被查出有四名球员以及一名教练呈阳性。这就意味着对方所有球员与这些阳性患者都是密接者,中国队从安全角度考虑,自然也就不可能再与之进行交锋。所幸的是,对方尚未上飞机飞往沙迦,一旦上飞机已经启程的话,则不仅比赛不可能正常进行,而聘请该队来到沙迦的食宿等相关费用也要“打水漂”了。事发之后,足协方面又紧急联系了埃及的其他球会,但因为涉及到埃及球会出国需要护照、办理手续等一系列事宜,时间上根本来不及操作。这也是国家队昨天晚上缘何在沙迦进行内部教学赛的最主要原因。

这其实就是现阶段中国男足在阿联酋进行海外拉练时所遭遇的尴尬之一,即因为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大大增加。尽管目前欧洲各主要国家的联赛已经重新向球迷开放,国内球迷在收看转播时,不管是五大联赛抑或欧冠联赛,几乎到处都可以看见球场内爆满的球迷。但是,现阶段对身处海外的中国男足来说,防疫、安全依然是第一位的。于是,国家队联系热身赛对手、安排热身赛的难度较之以往明显增加了。

按说,像中国男足目前在阿联酋沙迦集训,表面上看起来,联系当地的俱乐部球会进行热身并非难事,但实际运作过程中并非如此。就以国足所在的沙迦俱乐部为例,应该说,中国男足将训练营设立在沙迦,沙迦当地的俱乐部将自己最好的场地等提供给国足使用,甚至国足在9月16日晚上进行内部对抗练习赛时,将自己的主场都提供给国足使用,对抗练习赛在未来国足出战越南队的内场进行,这已经足以反应出对方对待国足的态度。正常情况下,沙迦俱乐部一线队陪国足进行一场热身赛,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但是,阿联酋国内联赛已经正常展开。在阿联酋国家队打完9月7日客场与叙利亚队的第二轮12强赛之后,阿联酋联赛在9月10日便恢复展开,沙迦队主场3比2取胜了瓦斯尔队;而在9月14日,沙迦队又在主场参加了对阵瓦赫达队的一场亚冠联赛1/8决赛;9月18日,沙迦队做客沙巴布·阿赫利队进行阿联酋第四轮联赛,至明天(9月24日),沙迦队又将在主场迎战半岛队,进行第五轮联赛。刚刚经历了一周双赛的沙迦队在亚冠联赛中点球被淘汰出局,在随后的联赛中又客场输球。而按阿联酋联赛的赛程,9月29日,沙迦队又将前往客场参加第六轮联赛,又是一个“一周双赛”,因为阿联酋国家队随后马上将展开集中备战12强赛。

站在对方主教练的角度考虑,联赛的成绩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在9月22日前后再陪中国队进行一场热身赛的话,等于沙迦队连续两周半是“一周双赛”,在17天内进行6场比赛,赛事过于频繁、密集。换成其他任何主教练,恐怕都很难接受这样的安排。因而,沙迦队此期间不与中国队热身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同样,像瓦赫达队主教练荷兰人滕卡特是中国足球的老朋友了,2019年亚洲杯之前,国足在阿布扎比进行备战期间,滕卡特就让瓦赫达队陪中国队进行过一场热身赛。但如今,瓦赫达队面临着与沙迦队同样的情况。于是,国足也就很难让瓦赫达队抽空来陪国足练兵。

阿联酋的超级联赛队伍忙于联赛,而阿联酋的甲级联赛虽然尚未开始,但目前正在进行阿联酋总统杯赛(类似于中国的足协杯赛)第一阶段小组预选赛,至9月24日或25日才将结束全部小组赛。比赛结束后,无缘晋级的队伍有时间可以安排与中国队进行热身,但距离中越之战的时间已临近,国家队还有其他计划。但在小组赛尚未结束之前,恐怕没有球队愿意放弃正式比赛而与中国队热身,毕竟正赛是有成绩要求的。

或许也正因为此,像阿联酋当地媒体在19日就有报道称,刚刚降级成为甲级队的富查伊拉队(Fujairah)也就是马拉多纳生前执教过的最后一个阿联酋俱乐部球队有意和中国队进行一场热身,时间可以安排在9月27日。在这之前,球队有正式比赛任务而无法安排。这也佐证了前面所提及的,不是阿联酋球队不愿意与中国队热身,实在是各队都以本国的正式赛事为重。

广撒网未果皆因“非比赛窗口”

其实,现阶段不仅是对中国男足而言,像12强赛同组中同样采取长期集训的阿曼国家队、越南国家队等也都存在着热身对手难觅的问题,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目前处于国际足联所说的“非国家队比赛窗口期”。国际足联每个月都设立“国家队比赛窗口期”,窗口期间,各俱乐部必须无条件放人;“非国家队比赛窗口期”就是让俱乐部球队参加国内的联赛或杯赛等正式赛事,以维护俱乐部的利益。所以,越南队目前在河内只能是与越南U22国足进行内部热身,而阿曼国家队前往多哈后让卡塔尔足协安排与卡塔尔当地俱乐部球队热身,且至今尚未敲定时间。

国家队此番西行之前,其实就已经开始考虑热身赛事宜,并与相关足协进行过联系。据了解,中国足协方面已先后联系了同处西亚的巴林、约旦、科威特、伊拉克、阿联酋、黎巴嫩等国足协,也联系过伊朗、乌兹别克等中亚足协,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足协无一例外地都婉拒了中国足协,一个共同的理由都是:国内有联赛或杯赛,国家队无法展开集中。这与国内所盛传的“不愿意与中国队热身”完全是两个概念。在无法联系到国家队情况下,国家队退而求次之,希望联系到高水平的俱乐部球队。但就像前面所提及的阿联酋那样,目前西亚大多数国家都已经展开了联赛。

在落实国家队希望于9月22日进行第一场热身赛之前,西亚地区仅有四个国家尚未展开联赛,像伊朗联赛要在10月中旬才展开,但联系伊朗俱乐部又涉及到一个问题,即伊朗球会来到阿联酋需要提前办理签证,因为它属于波斯民族,与阿联酋等这样的阿拉伯民族完全是两回事。

科威特国内的联赛也是要到10月中旬才展开,但目前正在进行一年一度的埃米尔杯赛(类似于中国的足协杯赛)。本来,科威特体育俱乐部在9月17日以2比0取胜萨赫尔队、进入半决赛之后,可以抽空到阿联酋与中国队进行一场热身赛。但由于科威特体育俱乐部在9月21日要参加亚足联二级俱乐部赛事——亚足联杯西亚大区的半决赛,主场迎战约旦的索尔特队,因而也就无法在9月22日再来到沙迦与国足过招。而且,在9月26日,科威特体育队还将出战卡兹马队,进行埃米尔杯半决赛。而巴林强队穆哈拉克队也在9月20日进行亚足联杯西亚大区的另一场半决赛,对手是黎巴嫩球会。

除了伊朗与科威特之外,像伊拉克在9月17日也已经展开了超级杯赛、20日则全面开始新赛季联赛,其俱乐部球队也就不可能再飞赴阿联酋与中国队热身。最后一个尚未开始国内联赛的就是阿曼。在找不到西亚球会的情况下,足协进一步扩大了联系对象,甚至包括北非的一些阿拉伯国家。这也是为什么原定9月22日国足过招埃及伊蒂哈德队的原因。

可以这么说,不管是国足或足协,并非不清楚“国家队比赛窗口”的概念和意义,也非不努力落实热身。更何况,疫情的冲击和影响加剧了事态的复杂性。

头条 小康 体育 民生 娱乐之窗 旅游天下 书画艺术 城市建设 教育文化 人物 企业 科技 社会 安全交通

友情链接:中国政府网|中央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光明网|中国青年网|中国日报网|国际在线|中国新闻网

技术支持:新众报|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记者编辑系统后台|SiteMap地图

地址(Address):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北路26号 No. 26, Huangcun North Road, Tianhe District, Guangzhou

Copyright © 2021 新众报(官方门户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备案:粤ICP备2021112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