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头条 > 正文

待遇跟上了,叫不叫“农民工”又何妨?

文章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xingzb     2021-09-24 12:48 | |

将“农民工”等同于歧视性语言,并不客观。将“农民工”这个词条从目前的话语体系中除名,则既无必要,也不太可能。

针对人大代表提出的“政府倡导各方媒体在宣传上,不使用‘农民工’等歧视性语言,让业者有尊严,并出台政策,提高从事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就业者政府主导评分积分体系权重”这一建议,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答复称,“我市虽不能要求本地媒体不使用‘农民工’表述,但也将结合深圳实际,引导新闻媒体多使用‘来深建设者’表述”。

这一事件迅速受到了社会关注。

“农民工”概念首次提出于上世纪80年代,指的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客观而言,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农民工”这一称呼以及所代表的群体,在现实语境中确有被轻视甚至被歧视的一面。人大代表希望在公共语境中消除这种轻视和歧视,让进城务工人员获得尊严,这个愿望是良善的,值得重视。地方政府部门在回应中积极呼应这个愿望,显现了良好的互动性。

但应该看到,作为一个客观陈述进城务工人员特征的概念,本身并无歧视意味。无论是最初的提出概念,还是今天的正常使用,都没有刻意贬低这一群体的恶意。而经历了数十年的观念和内涵演变,农民工也形成了自身特有的价值观和形象。农民工群体中的优秀代表,频频在国家和地方层面的评价体系中登上荣耀位置、受到各种表彰,就是一例明证。

因此,将“农民工”等同于歧视性语言,并不客观。

实际上,类似的争议早已有之,希望用新的名称代替“农民工”,也不是今天才有的想法。但要将“农民工”这个词条从目前的话语体系中“除名”,则既无必要,也不太可能。

称谓上的差别是客观存在的。但要消解这一差别,不在于改变一个名称。根本之道,在于让这一群体获得更好的待遇,消弭与普通市民之间的待遇差异,从而“倒逼”部分偏见者改变既有的观念和态度。

社会学早已说明,如果各方面待遇都没有差别了,称谓的差别自然会淡化。以“打工人”为例,当众多打工者的境遇大为改善,甚至一部分打工者成为高收入者,关于“打工人”的调侃,还会有多少人视为歧视?而假如农民工拿着“很香”的工资,在地方的落户政策上也受到关照,叫不叫“农民工”又有多大关系?

头条 小康 体育 民生 娱乐之窗 旅游天下 书画艺术 城市建设 教育文化 人物 企业 科技 社会 安全交通

友情链接:中国政府网|中央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光明网|中国青年网|中国日报网|国际在线|中国新闻网

技术支持:新众报|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记者编辑系统后台|SiteMap地图

地址(Address):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北路26号 No. 26, Huangcun North Road, Tianhe District, Guangzhou

Copyright © 2021 新众报(官方门户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备案:粤ICP备2021112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