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头条 >正文

中超赛季引援交易额不足3千万欧元 巅峰期曾达到5亿

文章来源:本站     责任编辑:admin     2021-09-02 07:17:17 | |

中超的夏季转会窗口早在7月30日就全部关闭,加上此前的冬季转会,本赛季中超全部的引援交易总量不到3000万欧元,这与“金元中超”巅峰时期超过5个亿欧元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受疫情及国家队参加12强赛的影响,2021赛季中超联赛赛程被压缩、赛程空前密集,联赛的观赏性、竞争度大幅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俱乐部都把“生存”作为首要目标,对外援的需求大为减少,整体投入直线下降,昔日大手笔引进各类天价外援的盛况已成往事。比如广州队的“保塔组合”,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离开球队前往沙特联赛发展。

昔日广州队“保塔”组合如今已经各自前往沙特联赛。

中超黄金期转会费在1000万欧元以上的34名天价外援中,目前除了归化的高拉特、艾克森和阿兰,只剩奥斯卡、巴坎布、博阿滕3人还在各队阵中;转会费不到1000万欧元,但加盟中超时年薪超高的外援很多也都纷纷离队,目前只剩下费莱尼、穆伊、塞尔纳斯、金特罗等人。

纵观今年的中超转会市场,大部分俱乐部的外援交易都是只出不进,更多是俱乐部之间的“内循环”。尤其是财政困难的河北俱乐部,他们把马尔康和保利尼奥两大核心转给了武汉三镇和上海海港,“降级”引援的不止是河北这种存在财政困难的俱乐部,处于争冠集团的申花也从梅州客家引进了敦比亚,取代了金信煜的位置。另一支争冠球队山东泰山则从武汉三镇租借了贾德松,他们需要补强中后卫位置。

广州城中场大牌登贝莱也大概率离队。

由于中超第二阶段要到12月才开始,很多和俱乐部仍有合同在身的外援也选择了提前离开,他们无法忍受长期的比赛空档期和长时间无法和家人见面的思乡之苦。所以,在欧洲本赛季夏窗在9月1日关闭之前,中超的外援突然成为“卖方市场”,他们纷纷提前和俱乐部解约返回欧洲。比如大连人的锋霸龙东,就在欧洲夏窗关闭前一刻加盟了英超埃弗顿。广州城的登贝莱已经返回欧洲,大概率不会回中国参加本赛季中超第二阶段的比赛。最大变动的是北京国安,他们原来阵中的金玟哉、奥古斯托、比埃拉、费尔南多四名外援都将离队。

毫无疑问,中超的金元时代已经彻底成为过去,在限薪政策严格、中超水平下降、防疫导致的不稳定因素等诸多主客观条件影响下,中超的大牌外援恐怕将悉数离开。

失去外援撑场面的中超如何走下去?这将考验中国足协联赛管理者和所有俱乐部的运营者。

本赛季中超已离开中国的外援(不完全统计)

深圳:

索萨→阿尔梅里亚(自由转会)

山东泰山:

格德斯→科林蒂安(自由转会)

广州队:

塔利斯卡→利雅得胜利

保利尼奥→沙特阿赫利(自由转会)

大连人:

龙东→埃弗顿(自由转会)

广州城:

斯文森→哥德堡

沧州雄狮:

迪奥曼德→卡塔尔赛利亚(自由转会)

青岛队:

波波维奇→塞浦路斯阿诺索西斯(自由转会)

乌尔维斯塔德(解约)

北京国安:

金玟哉→费内巴切

奥古斯托→科林蒂安(自由转会)

比埃拉→拉斯帕尔马斯(自由转会)

费尔南多(解约)

上海海港:

阿瑙托维奇→博洛尼亚

长春亚泰:索萨→希腊人竞技(自由转会)

日夫科维奇→贝尔格莱德红星(自由转会)

武汉队:

姆比亚→西乙富恩拉夫拉达(自由转会)

卡里索→阿尔梅利亚(自由转会)

巴普蒂斯唐→桑托斯(自由转会)

广州日报

安徽,亳州,谯城,“,红色财政,”,志愿者,安全,

友情链接:中国政府网|中央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光明网|中国青年网|中国日报网|国际在线|中国新闻网

技术支持:新众报|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记者编辑系统后台|SiteMap地图

地址(Address):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北路26号 No. 26, Huangcun North Road, Tianhe District, Guangzhou

Copyright 2021 新众报(官方门户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备案:粤ICP备2021112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