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娱乐之窗 >正文

9天成团奉上一曲《父辈》,在这群00后演奏中听见拳拳赤子之心

文章来源:本站     责任编辑:admin     2021-07-18 10:02:44 | |

时而波澜壮阔,时而静水深流,时而宽广疏阔,时而沉郁深邃……上海交响乐团为庆祝建党百年委约青年作曲家杨帆创作的《父辈》,浓缩了作曲家对上海、北京两地的情怀,个性化的音乐语汇和创作技法描绘了“父辈、红潮、新梦、囹圄、觉醒、宣言”等文学意象,并不容易驾驭。然而,就在前天晚上2021上海夏季音乐节的舞台上,95名平均年龄不过13岁的孩子,却将这首当代曲目演出了非同一般的气魄,他们的演奏朴实无华,却有着对音乐最本真的热爱和一片赤诚之心。

图说:音乐会现场 主办方供图(下同)

音乐架起我们和父辈间桥梁


最小8岁,最大也就18岁,自全市招募集训9天成团,2021MISA学生节日乐队为观众奉上的这台“乐耀星空专场音乐会”让人惊喜,尤其是这首《父辈》,台上台下都充满着期待。

“这首作品很有深度,对我而言却是有些难以理解,但胜在旋律极好听。”这群00后的学员,和作品所描述的“父辈”相差半个多世纪,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从好听的旋律入手,踏着音符追寻父辈们所经历的光辉岁月。四度考入学生节日乐队,17岁的小提琴手徐川说:“音乐在我们和父辈之间架起桥梁。”

不仅仅是徐川,首次考入学生节日乐队的年仅10岁的大提琴沈尔萱,也能感受到作品的震撼力。当然,考虑到时间和难度,孩子们呈现的这一版《父辈》截取头尾两段,无论是弦乐或是管乐,他们的完成度都很高。乐队指导老师、原上海交响乐团乐队长宋国强说:“他们的演奏就是单纯、干净但很用心。”

听完他们的演绎,杨帆既欣喜又感动,他表示:“演出让我特别意外,这份激动和惊喜丝毫不亚于作品首演时,听说他们最小的才8岁,真的非常了不起,向他们致敬。”

图说:学生节日乐队正在排练中

加入乐队才有了继续的勇气


即便是再有天赋、再有兴趣的孩子,终会有一日在年复一年的枯燥练习中心生不耐。学琴10年多,即将面临高考的徐川,回想小学时也一度想要放弃心爱的小提琴。那时,就是“乐队”这个集体将他留在了小提琴学习之路上。

在中国,无数琴童的日常,就是在家埋头苦练,学钢琴的孤独敲着黑白键,学提琴的反复在琴弦上磨练,可若有机会“组团”练习,那些孤寂枯燥的时光会变得很是不同。徐川说:“小学里组的临时乐队,让我找到自己的位置,才真正产生了兴趣。

在一年一组的MISA学生节日乐队,小小年纪的徐川算得上“四代长老”,他四度考入乐队,水平也是日益增长。在担任二提声部长那年,徐川不但能自觉完成自己的练习,还会帮助新来的年龄较小的学员解决技巧上的难点或是演奏上的困惑。徐川说:“越是年纪小,越能在乐队集体磨合中获得成长,有了队友当镜子,更能知道自己的不足,以及懂得要在乐队中承担怎样的角色。”

记者手记|实践出真知


MISA学生节日乐队今年已是第六届,成立的初衷就是利用学生的暑假空档,让他们过一把职业乐手的瘾。从怎么与其他队员合作,到如何完成自己声部的演出任务,再到最终怎么呈现一台完整的音乐会,亲自体验领略其中诀窍和奥秘。

近水楼台,上交的乐手将学员进行分声部指导,“面对面”答疑解惑,而孩子们也可以在职业乐手身上学习演奏经验。

负责此次节日乐队统筹工作的刘丽洁表示“学生平时上课都是一对一,哪怕是小班上课,也都是自己拉自己的,没有合作意识。可演奏这件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特别是学生阶段。百练不如一演,功底扎不扎实,水平有没有提升,拉上台演一场就一目了然。而事实上,多多演出也能让学生体会到音乐的乐趣和成就感”。

据悉,MISA每年都会重新招聘学生节日乐队,以使音乐节的音乐普及福利辐射到更多青少年人群。(朱渊)

 
9天,成团,奉上,一曲,《,父辈,》,在这,群,后,

友情链接:中国政府网|中央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光明网|中国青年网|中国日报网|国际在线|中国新闻网

技术支持:新众报|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记者编辑系统后台|SiteMap地图

地址(Address):广州市天河区黄村北路26号 No. 26, Huangcun North Road, Tianhe District, Guangzhou

Copyright 2021 新众报(官方门户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备案:粤ICP备2021112313号